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民生 > 新聞內容

給民生政策因地制宜 淫妻交換

時間:2017-03-01 14:29:24  來源:  作者:  瀏覽量:

給民生政策因地制宜 淫妻交換


 

  日前,教育部辦公廳印發《關于做好2017年義務教育招生入學工作的通知》,明確提出“義務教育是國家統一實施的所有適齡兒童、少年必須接受的教育。就讀小學一年級兒童的截止出生年月由省級教育行政部門根據法律規定和實際情況統籌確定”。

  一直以來,“8月31日前年滿6周歲才能入學”,是全國各地小學招生默默遵循的規定。晚一天出生,遲一年上學,不少小孩就卡在“8月31日”這個硬杠杠上。孩子入學,是千萬家庭的一件大事,一些家長出于“不要輸在起跑線上”等心理,改年齡、找關系,甚至八月底提前剖腹產。覺得6歲左右的小孩晚一年上學,就會多“耽誤”一年,多花費一年學費等等,其實是一個教育誤區。在孩子的心智尚未成熟之前強行入學,對未來的學業發展和人生規劃未必就有好的影響。然而,無論“截止日期”定在哪一天,都可能無法滿足所有家長的期望和要求,這也是許多地方甘愿放棄自由裁量權,維持現狀的原因所在。

  現在,教育部將小學新生入學的截止出生年月交由各省自行確定,給了各省具體問題具體分析,因地制宜的政策空間。之前對上學年齡的吐槽最初只是停留于坊間,后來全國兩會上有代表提出相關議案,再到如今“截止日期”的地方化、彈性化,讓人們看到民之所呼,政之所向。

  打破這些“習慣成自然”的舊規定,重新確立規矩,需要足夠的勇氣和更多的智慧。就義務教育而言,我國沿海和內陸省份、大城市和小地方,在教育資源分布、人口階段性變化上呈現出不一樣的格局,如果采用一成不變的老規定,自然無法對接現實的要求。各地方具體的情況是什么,不同人群都有哪些需求,這是教育政策制定中必須面對的問題。

  將入學年齡“截止日期”的決定權交給各省,實質上是簡政放權的一種表現。這并不是將“眾口難調”的燙手山芋拋給地方,而是在放權的過程中,讓各地方有更大的作為空間,更好地發揮因地制宜、量體裁衣的主動性。事實上,在全面二孩政策實施之后,各地可以根據出生人口、學位數量、師資力量等方面因素,綜合研究制定當地的招生政策,或收緊或放松,都能根據實際情況來辦。打破鐵定的“8月31日”,實際上對各地方的施政能力和施政智慧是一個更大的考驗。

  越是在民生關切的領域,越是問題交錯縱橫,越要體現改革的勇氣和智慧,這是招生規矩悄然變化所傳遞出的信號。在一些看似不可改、不好改的地方,只要從實際情況出發,實事求是分析問題,認認真真聽取民意,科學合理地吸納各種經驗教訓,總能在不斷的探尋中找到那個“最大公約數”。


 

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

登錄名: 匿名發表
时时彩改为20分钟